春灯补读未完书

更新时间:2019-03-07      

偏偏春天撞见了黄慎,黄慎撞见了春天,这个名居“扬州八怪”之一的读书人,为这个温暖的节令写下这一句“春灯补读未完书”,堪称妙手偶得,浑然天成。或者,这一个春天的夜里,风声如细语,款款温柔,令人熏熏然,陶陶然之余,分内惦记那本未读完的书。

常有心理问卷曰:“你如果去孤岛会带哪本书?”毫无疑难,当然是《红楼梦》,相看两不厌,解之不尽、味之无穷的半壁奇葩。

“今日归来深竹坞,春灯补读未完书。”在这样的春夜里,读一本未读到终局的书,是一件吉日良辰下的赏心乐事,如此泰然,如斯静谧,吐露出可遇不可求的一份天赐欢喜。春天真是一个万事如意的季节,连未读完的情节都有接续的可能。所有断裂的,都得到弥补,所有等待的,都有了后续,咱们得以在山重水复之际再看柳暗花明。

“灯下研读”,这是每个节令都可能会浮现的寻常景象。

当初的我,可以同时追看三部电影,四部电视剧,五本小说,一本传记,外加两本画册。春灯补读未完书,便成了分外宝贵的一件雅事。别无筛选之下的决定是无可奈何,在诸多抉择之下的取舍便是念兹在兹,不敢或忘。所以,十年后读未完书的半宿时间,抵得过十年前啃一箩筐书的整段炎夏。因那时是如许起早贪黑的青春呵。

读不完的岁月,读不尽的《红楼梦》。每个人都自认为懂得了它,又好像谁也不读懂它。每个人都能够在其中寻找激动自己的部分,深浅自得,冷暖自知。

今夜的我,又想起了那半本欲语还休的《红楼梦》。笙歌院落,灯火楼台。绮筵公子,绣幌佳人。喜怒哀乐,酸甜苦辣,一个永远不终局的故事。

春灯下,半本书深情相对。(黎武静)

十年前看它如隙中窥月,十年后读它如庭中望月,再过十年又会如何?时光会教我知道,一本书可能辽阔到何等境界。

从前哪有未读完的书。记得我辈年少时光,捧得书来不拘大小厚薄,通通一口气看完,直看到华灯初上,或者天光大亮也全然不顾。即使是宿舍晚间断电时候,一屋人也往往坚持不懈,燃起根根素烛争读,烛光摇曳恍如梦幻。

纳兰容若有句词心仪甚久,兴许是因为无意中被他道破心事,“今宵便有随风梦,知在红楼第多少层?”